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头条

《莽荒纪》制片人林正豪和导演黄祖权回应争议?大家都在努力

2020-08-03 05:47:08

由刘恺威、王鸥、、陈亦飞、张峻宁、牛骏峰、李威、赵予熙等主演的东方传奇巨制《莽荒纪》正在安徽卫视热播。该剧自播出以来以来被各方审视,虽有赞誉,但争议也是在所难免。虽然较原著内容做出了改编,但电视剧在精神气质上依然保留了原著中那种热血、燃情的英雄武侠精神,这也是该剧能够得到很多剧迷喜爱的原因之一。剧中磅礴恢弘的莽荒世界观、千丝万缕的情感纠葛、符合时代精神的正能量价值观备受业内外好评。此次专访该剧总制片人林正豪以及导演黄祖权共同回应剧中争议,并表示会积极改进。

《莽荒纪》全阵容海报

记者:《莽荒纪》现在豆瓣的评分可能不太理想,想问一下两位在开拍前有预想过这种情况吗?

制片人林正豪:没有,小说读者的力量太庞大了,没有预想到。我们从前期筹备到拍摄到后期制作、宣传都下了很大的精力。看了大家的点评后,确实有些比较中肯,我们也存在一些经验不足的地方,以后看来要提前做一些准备工作,也力求更细腻一些。

导演黄祖权:没想太多,已尽力的做到最好,市场往往都不是个人能控制的。

制片人林正豪

记者:玄幻改编其实不容易,林总您觉得在筹备和拍摄过程中最困难的是什么?

制片人林正豪:小说的影视化改编,拍摄自然环境的斗争,和后期庞大的制作量。

因为《莽荒纪》这本小说在网文界排名前三名的顶级IP。整个小说比较偏重于阅读的快感,就是所谓的爽文,是以英雄人物为光环的这个升级打怪换地图的模式。故事主人公五岁打遍部落无敌手,十岁成为一方霸主,然后十五岁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黑白学宫,再后来成为三界之神,最后又去外星球和外星人打。所以他的整个世界观架构极为庞大,是完全围绕着一个男性主人公展开的。我们整个影像化的展现部分,需要做很多的工作,包括情感线的铺垫,兄弟的爱恨情仇,人物性格等等一系列部分,都需要重新再架构,所以从整个的影像化的这个体现,到落地的制作、在剧本上面我们花了大概有一年半多的时间。我们做了十一稿的剧本,然后再去打磨,让整个的观众除了看到一个莽荒纪的世界观以外,同时还能感受到莽荒纪情感的铺垫和人文的部分。这个部分交代完以后,还得解决落地制作的部分,因为它里面的部落纷争太多,等于是从部落打到三线城市,打到二线城市,再打到一线城市的这么一个过程,然后再打大夏王朝,打掉最后大反派,所以他的整个的打斗的特效量、置景也是远远的超出任何一个影视作品。所以如果真的完全按照小说的部分来拍呢,它的落地就非常难,可能要拿十年以上的时间去来打磨一个项目。

所以拍摄难度排第一的肯定是剧本。这个网文的大IP的改编排第一;第二,我们在选择如何给观众呈现一个大莽荒世界观,我们走访了祖国的大好河山,但是最后我们选定的是远在新疆克拉玛依的这个地貌,然后鄯善沙漠,然后去了乌鲁木齐,又飞到了云南,去石林拍摄这种这种奇石的地貌;又飞去了大泽水,拍摄了这种瀑布森林的地方;然后又飞到了浙江,拍摄棚里的搭建和一些时间改造的部分。跑了这么多的地方就是想给观众在整个的影像呈现出来,它不是一个单纯的像一个古装戏的架构。而是一个真的是能让观众相信莽荒的世界存在的这么一个世界观体系下的背景。所以我们确实导演还有演员、工作人员不辞辛苦的跑了这么多的地方。目的就是为了给观众呈现一个让他们相信的一个世界观存在。

记者:提问黄导,之前在网络上看有些网友说《莽荒纪》里面常常能够看到道教的影子,包括一些有别于西幻的比较中国风的东西,这个是特意设计的吗?

导演黄祖权:我们没有特别的往任何宗教的取向,只是修仙之道大部分都貌似道教而已,包括我们构想的世界观。其实莽荒纪的世界观确实需要大家去想像的,没法达成所有观众都能统一的认可。

总导演黄祖权

记者:林总和黄导好,这次《莽荒记》很多都是实景拍摄,这么比较艰苦的外在环境下,最后的呈现林总和黄导对演员和主创都满意吗?

制片人林正豪:刚才黄导也说到了,其实我们在选择给观众呈现一个莽荒世界观的情况下,我们真的走访了祖国的大好河山,最后我们选定了远去在新疆克拉玛依的地貌,鄯善沙漠、乌鲁木齐,然后又飞到了云南,去石林拍摄一个这种奇石的地貌,又去了大叠水,拍摄了这种瀑布、森林的地貌,然后又飞到了浙江,然后我们拍摄了棚里的搭建和一些实景改造的部分,那跑了这么多地方,就是想给观众在整个影像呈现出来,它不单单是一个单纯的像一个古装戏的架构,而是一个真的是能让观众相信莽荒的世界存的这么一个世界观体系下的背景,所以我们确实导演、演员还有工作人员不辞辛苦的跑了这么多的地方,其实目的就是为了给观众呈现一个让他们相信的一个世界观存在。

导演黄祖权:我对于演员的表演是很满意的,只是观众有自己心目中的形象。

《莽荒纪》“战”版海报

记者:林总,黄导,在《莽荒纪》角色上,你们个人更加偏爱哪个角色呢?

制片人林正豪:从我个人来说,我还是非常喜欢纪宁这个角色,因为小说的部分,我真正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把整个小说全都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因为小说他的整个连载时间比较长,从13年开始,连载两年半的时间。每天大概连载五六千字左右。我在看这本小说的时候,因为他的量比较大,所以当你看到后半部分的时候你前面很多的故事已经忘记,但是当我看到最后一刻,当纪宁成了一个宇宙至尊,救活了地球上的所有的他的老师、朋友、家人、爱人,回到那一刻,我突然所有忘记的记忆全都回来了,所有的点点滴滴,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纪宁一样。

导演黄祖权:?坦白说,剧里每个角色都是大伙工作人员的心血,每个角色都有它的主要功能,所以我想说的是每个角色我们都喜爱的

《莽荒纪》“战”版海报

记者:林总和黄导好,其实《莽荒纪》和以往的那些玄幻改电视剧还挺不一样的,很多取景都挺空旷荒芜的,当时拍的时候黄导您会不会怕这种风格观众不接受?

制片人林正豪:因为在像这种神话新武侠题材的这种类型片上呢,其实我觉得整个中国在这种类型片上呢,都是一种处于尝试的阶段,其实这种题材我们之前接触的比较少,那在这个过程中呢,我们其实是勇于做一些新的尝试和突破。区别于传统的古装戏、历史剧的这样一些元素,所以我们从取景,然后的整个的前期设定还有风格影像的设定,我们都做了一些不一样的一些尝试和改变。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我们或许,这个尝试是对的,也或许是错的,但是我觉得中国的这种类型的,所谓的玄幻类型也好,神话类型也好,新武侠类型也好,总归要百花齐放,总归要有团队和某一个公司、某一个人去做创新去做改动。

导演黄祖权:满足莽荒纪的世界观,就需要到了荒没人烟的地方拍摄,拍摄地点不应该有人为的痕迹,这也是我们辛苦的地方了。

《莽荒纪》剧照

记者:《莽荒纪》这两周无论在收视率上还是口碑上都有所回升,两位觉得是什么导致的呢?对之后收视率有期待吗?

制片人林正豪:我觉得收视率,我们可能没有办法去做什么,但是我觉得唯一我们做到的是,让更多的观众去可以看到这部片子。对这部片子的反应好不好,让观众去评判。我觉得不论是好的声音还是不好的声音也好,都会给我们一些经验,或者说给我一些指导。在未来的整个所有的项目、所有的部分,我们都会去总结所有用户的这声音,去为我们后面的片子,一步步地去完善。

我觉得可能最大的问题是,原著粉期望值很大,剧集刚出来的时候和自己想象中的小说画面,和最终看到的影像画面一时的接受不了,所以会造成整个的评论甚至是数据,一开始并不是那么的理想。但其实慢慢发展还是不错的,在播了三周以后,无论是从剧情的发展,还是观众对整个影片的带入。从口碑还有整个都播放数据都有所提升,是我们在后来播出的第一周的时候设想到的,其实大家会在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一个时间的去做转化。

导演黄祖权:如果莽荒纪放在去年播放或明年播放,其实都会有不同的效果的。

《莽荒纪》剧照

记者:想问一下黄导,很多网友对于《莽荒纪》的改编都有一定程度的质疑,觉得把玄幻改成了武侠偶像剧,那您当初在拍摄的时候是怎么定义《莽荒纪》的呢?

导演黄祖权:当下大部份的IP,光看小说肯定是好看的,什么样改编也是当下大部份同业朋友的非常大难题,很多元素在当下的社会环境下很难通过审查,我们已尽最大努力+诚意去塑造莽荒纪了。

记者:想问下黄导和林制片,后续还会继续挖掘同类ip以及拍摄同类作品吗?还是两位会尝试新的题材?有关后面的拍摄计划可以透露下吗?

制片人林正豪:在做完《莽荒纪》之后,紧接着又在做另外一个顶级IP,净无痕的小说《太古神王》,由盛一伦、王子文、向佐主演,同类型的电视剧也是顶尖IP改编,在去年其实已经完成了拍摄,现在在后期制作过程中。

记者:那经历过《莽荒纪》后,两位觉得行业现阶段最需要进步的地方是什么?或者说最薄弱的地方是什么?

制片人林正豪: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所有这种类型片其实都是在一个摸索的阶段,大家都希望有更多的创新,然后我们在做这种类型片其实是对标了美剧的整个品质,我们希望这种类型片是可以像美剧一样,然后质量可以达到类似于电影的标准。在整个传播,不单单让更多的中国人看到并且喜欢,最重要的是可以让更多海外的人看到,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我们其实参加了很多国外电影节,例如戛纳电视节、新加坡电视节,东南亚电视节,就是为了让更多海外的人看到富有东方神话体系下的高品质内容,可以在全世界让大家喜欢。并且希望在我们塑造的影片里让观众除了喜欢我们的作品,而且喜欢上我们剧里的人物,希望未来我们中国所做的这种类型片可以让世界上更多的人看到,更多的年轻人喜欢。

导演黄祖权:行业现阶段最需要进步的该是政策上的支持,希望观众能更放开的去观赏每一部诚意的作品,当下不少观众抱着吐槽的心态来挑剔作品,这才是当下影视界同业们的悲哀。

记者:从视觉效果上可以看出,这部剧在特效上花了很大的成本,作为总制片人,在这方面的预算是怎么分配的?

制片人林正豪:每一部作品都有它的整体预算。预算包括了整个的线上预算和线下预算,其实大家都知道国内做影片,主打的都是流量明星,我们在做这个项目其实是反过来做整个的预算。我们先保证了我们在做一个高品质的制作费部分,然后我们会在看还有多少钱去请演员的费用。在这部戏,为了保证质量方面的预算,第一,没有乱用钱去请现在的流量担当;第二,其实我觉得一个架构的世界观,其实让观众能有代入感的最大的因素,我觉得你要把制作做到非常精良,无论是特效、置景等等一系列,让观众相信这个世界观存在的同时,导演的整个的视听语言,然后通过演员的表演,让所有的观众相信这些演员整个表演状态是在角色里面,所以在演员挑选方面,挑选了演技都在线的一些人。所以我们配的男女主角演技在线的演员,比如刘恺威、王鸥,还有其他主演陈亦飞、张峻宁、牛俊峰、李威、赵予熙等等,除了演技在线之外,在当代演员里都是非常不错的。还有一些拍了好几十年的老戏骨,包括张双利、徐少强、王星瀚、梁家仁、姜永波老师,把整体剧的质感提上来。无论是从制作还是从演员选择上,我们只有一个出发点就是让观众相信莽荒世界观的存在,让观众带入到这个角色以及这个世界观里去。